*黑暗世界* ~甲洞国中~


 
首页首页  欢迎光临欢迎光临  日历日历  相册相册  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  搜索搜索  会员会员  群组群组  注册注册  登录登录  

分享 | 
 

 ~~校园鬼故事 (三)~~

向下 
作者留言
^^ i dunno !!

avatar

男
帖子数 : 560
年龄 : 24
地点 : kepong
职业/爱好 : 不懂。。。!
注册日期 : 08-08-19

帖子主题: ~~校园鬼故事 (三)~~   周三 九月 03, 2008 9:32 pm

管理员死了。
    我清楚的记得那是10月18号,回寝室的时候看到一大群人被挡在了外面,人群哄哄嚷嚷。还有几辆警车停在了门口。这可是大场面。莫非有人干了不可告人的勾当?
    我和老大他们几个站在了一起。前面有几个老师和警察在说着什么,警察好象在用手比划着什么,他的表情看不真切。
    王威溜过来,急促的吐出一句话,待我们听清楚后,都大吃一惊,“管理员死了。”
    没有激动,或者悲伤,只是觉得一个这么熟悉的人死了,人生无常呀!
    “怎么死的?”老大问。
    “不清楚,我也是刚刚听前面的人说的。”
    “他好象没有什么病吧。”风说。
    “虽然他待我们差点,但是没有人希望他死的。”志强也接着说。
    正说着,前面解禁,可以进去了。
    一群人又闹哄哄的进去。
    几个老师正在为管理员收拾东西,他一个人行李也很少,终究是个可怜的人呀。
    接着警车呼啸而去。
    主席从我们寝室门口路过,我把他拉了进来,我问:“怎么回事,怎么好生生的就死了。”
    主席面露难色,似乎有难言之隐,其他的几个人也围了上来,听他的解释。
    他好不容易挤出了几个字:“病死了吧”
    看他的表情,显然不是正确答案。
    明向我们使了一个眼色。我们放开了主席。
    他说:“那我先走了。”我第一次看见他这么生硬的,他一向是个玲珑的人。
    一个大大的问号盘踞在每个人的心头。
    向隔壁的人打听,都是不知道,或者是病死了。
    几个老师也不做一点解释,收拾完东西,一刻不停的就离开。
    他们都面无表情。
    五天过去了,学校也没有任何的表示,没有老师来问我们的情况,也没有调新的管理员来。
    一切都是扑朔迷离。
    10月25日,我们得知了事情的真相,原来真实是这么的匪夷所思,要知道是这样,还是什么都不懂的好。
    据说是主席自己泄露了风声,我想这样的事情搁在谁心里都会把他压跨的。
    主席在一次和朋友吃饭的时候说起的,他当时还哭了,他说:“我真不知道还有这样的事情,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做。”
    事实的真相是:管理员死在了我们二楼的水房里,他躺在了水槽里,准确的说不是躺,是被人硬塞进去,因为水槽只能放进去一个大水桶,而现在它容纳了一个36岁的中年人。听说他的肩膀已经变形,白森森的骨头从肉里戳了出来,满池子血水。死状恐怖。
    是主席第一个看见的,大概在中午11点,他提前回来做值日的。
    突然佩服起主席来,也明白了为什么学校对这样的事情秘而不宣。
    一阵寒意席卷全身,从头凉到脚。
    听者无一不是目瞪口呆。
    没过几天,这样的事情就传得满校风雨了。
    更有甚者,添油加醋,描绘得活灵活现,于是我们17栋的人免不了在外被人行注目礼。
    事情沸腾了好几天,直到一天中午听到广播,播音员在播报教务处的通知,意思是,“学校郑重通告17栋管理员王运伟同志死于心脏病,对他的死学校感到很遗憾,尽量做好他死后的安置工作。目前,对于他的死的种种传闻皆为捏造,少数的同学在其中造谣生事,学校一旦发现,将会给予严厉的批评。”
    这个“少数”的同学,显然包括我们系的主席,他已经几天没有做值日了,大概被免职,我们又不好意思问,见面居然尴尬起来。
    他始终一副郁郁寡欢的样子。
    各种各样的猜度倒是被压了下去。
    少了管理员,空着的门房时刻提醒着我们不久前这里发生的事情,还有二楼的水房已经没有人去了,连带那边的厕所和浴室都已经人迹罕至了。
    我们都涌向了另一头的水房和厕所。
    17栋又开始弥漫着不安与恐怖的气氛。好日子再次宣告了结束。
    明的话得到了验证,不愿意这样,但是事实就是这样。
    不可逃避的命运。
    一晚,下了课,明在路上对我说:“我们再玩一次碟仙如何?”他诡异的朝我一笑。
  我当场呆在那里,脑袋在五秒钟内被抽空,直到他用力拍我的脑袋。
    “不至于反映这样剧烈吧!”他半开玩笑的说。
    “你是不是脑袋坏掉了,居然想出了这么个嗖主意,碟仙提起这两个字我就头晕,你是不是想把脚步声又招回来。”我一口气说了这么多的话也是因为紧张呀。
    他不语,我知道他越是沉默也表示事在必行。
    回寝室,他没有和我一起进去。
    不一会,他和王威,还有主席,还有一个我不认识的人一起到我们寝室来了。
    老大连忙搬了几个椅子过来,招呼他们。
    明指着其中那个我们不认识的人说,“这是白卓,计算机系的。”
    白卓,这个名字好耳熟,想起来了,他就是因为整天研究周易呀,风水之类的那个传说中的人物呀,听说他已经留了2级。
    我不由得仔细打量起他来。满是油脂的牛仔裤,上身套了件黑毛衣,他的头发出奇的干净,但是脸就不那么干净了。就这么一个人。
    他的到来,我已经领会了明的意思。看来他非这么干不可。
  
  
     十个人围坐一圈,个个神色凝重。
    假如知道事情将会朝着这样一个不可逆转的方向发展的话,我愿意一切从来,不惜任何的代价。青春本不应该是这样的,却给了我们一个如此沉重的结局,生命不能承受之重啊。
    明将我们玩碟仙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合盘托出,包括我们寝室门口曾经出现的皮鞋。我仔细观察着他们三个人的态度,主席和王威瞪大了眼睛,而白卓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他的表情分明在说:“我早猜到会是这样的”。嘴角慢慢升起一丝笑容。
    沉默几秒,主席忽的站起来,在本不是很宽广的地方也就是我们中间来回跺步,他的脸由白转红,又由红变白,我们都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老大过去拉他,扶着他的肩膀问道:“主席,怎么了?”
    他坐下来,胸部剧烈起伏,大口喘着气,脸色白得吓人,我们几个围了过去,纷纷问道,“怎么了,怎么了?”
    “我也见过皮鞋。”他挤出几个字,声音压得很低。
    白卓马上接口:“在哪里?”
    “在水房,在他死的时候。”立马空气像被凝结住了,我只觉得寒风从窗户里,从门缝里倾泻进来,穿过我们的衣服,恐怖再一次将我们击中。
    半响没有人说话。
    也没有人动。
    白卓打破僵局:“第一次听到脚步声,我就猜到一定通过了什么媒介把他给招了来,不然为什么以前一直没事。”
    他停顿一下,接着说:“只是不知道他这么厉害。”
    说完,像陷入沉思一样眯缝起眼。
    “那现在该怎么办呢?”老大小心翼翼的问。
    “再玩一次碟仙。”他脱口而出,眼睛里满是异样的光亮。没有想到他的想法和明的不谋而合。我看向明,他的眼睛里也是一样的光亮。
    其他的几个人显然是被这么疯狂的举动吓得不知所措,脸白煞煞的。
    小飞尤甚,他攥着拳头,又用牙齿咬着下嘴唇,这是他紧张的表示。
    没有人提出异议,也许大家想到最坏也大抵如此吧。
    窗外的风愈刮愈烈,天也一天冷似一天。
    我们平静的等着11月1日的来临,把玩碟仙的日子定在了那一天。就是在那个阴冷的夜晚,那个寒风大作的夜晚,引起了更深的恐怖风潮,这是我们矢料未及的,为了它我们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也许我们都是孩子,对于命运我们茫然无知罢了。
  
  
  
    10月底的时候,天气已经非常不好了。连续几天的阴雨绵绵,潮湿泥泞的路混合着成片的树叶,整个的教学楼都暗淡无光。校园的人很少,除非为了赶课,迫不得已。
    17栋走廊里挂满了衣服,因为几天得不到阳光的照射,散发着一股难闻的臭味。它弥漫进寝室,挥之不去。
    到了晚上,风呼啸而过,夹杂着树叶的纱沙声和划过屋顶的声音。很冷,棉被有加了一床。
    这样的天气让人沮丧。
    11月1日就在这样的背景下走来,带着巨大的隐喻向我们逼近。
    那天晚上,恰好是周末,楼上许多的人都回家,或者到朋友同学那里睡去了,还没有到8点人就已经不多了,而且房门紧闭。
    9点多十个人都已经来齐,明和白卓在小声议论着什么,小飞在玩游戏,其他几个人包括我都不知道在想什么,或者什么都不想。
    风声将他们两的声音掩盖,变成了不明晰的嘀咕声。
    又是个不平静的夜晚。我看着窗外回旋的飞叶,一瞬间被风带到了不知名的地方。
    12点马上就要到了。心开始收紧了。
    明,老大,主席,白卓走到了桌前,碟子,纸,蜡烛都已经准备好了,熄灯,只有荧光手表幽幽的蓝光记录着时间。
    摒住呼吸,外面树的枝桠在风的暴力下抽打着窗户,像抽打在我的心上。
    12点差五秒,点燃了蜡烛,在它的上方是四张异常严肃的脸。
    蜡烛在风的作用下摇摆不定,将每个人的影子拖得老长。
    他们四个人开始了,12点正。
    四只手指放在了碟子的底,他们轻轻念叨:“碟仙 ,碟仙快出来,快出来。”
    一阵风猛的扫过,蜡烛的火焰急剧的向左移动,挣扎了几下,好不容易恢复了平衡。
    碟子开始移动了。
    心猛的撞击。呼吸加快了。
    碟子在白纸缓缓的行动,忽而向左,忽而转向右,都是不规则的路线。风似乎更急,阴冷将我们紧紧包住,灭了两只蜡烛,但是没有人敢动,我站着的脚开始发麻了。
    碟子越来越快,他们四个人都抬起头,交换眼神。
    白卓开始发问了:“你是男是女?”
    碟子先后停在了“n”“a ”“n”上。
    “你多大?”白卓依然轻柔的问。
    碟子停在了“2”上。我想他不可能只有2岁,估计是22。
    “管理员是你杀的吗?”白卓急声问到,这个问题太突然,我看到主席他们都望向他。
    情况急转直下。
    碟子狂躁的四处走动,然后看到它快速的掠过“yes”,一遍又一遍。
    白卓马上又问:“你想怎么样?”
    碟子安静下来,走得很慢,我松了一口气。
    它停在了“s“上,我们的眼光跟着它,它缓缓来到“i”上。
    “四”,“死”猛的一阵风,另外的两个蜡烛也熄灭,顿时陷入黑暗之中,走廊的灯照了进来,幽暗幽暗的。
    他说的是“死”吗,不由得打了个冷颤,脚冻得走也走不动了。
    明用火机点燃了一根蜡烛,眼前的景象没有预警的钻入眼睛。
    碟子像上次一样裂得粉碎。
    还没有等我们回过神来,门呼的开了。
    这突的景象再次震撼我们的心,大家发出啊的声音,顿时围成了一团。我在抖,或者是有人在抖,不知道谁抓住了我的手,他的手心都是汗,或者我的手心都是汗。
    蜡烛又灭了,从门外透进来的光远远找不到我们惊恐的脸。我感觉到明和老大站在了最前面。
    门外突然伸进来一只手,我没有看错,是一只手,它在门的空隙里停顿了一会,又忽的抽了回去。然后一阵急促的皮鞋声音从我们寝室前走开去。
    一切发生得太突然,还没有来得及发出惊呼,脚步声就已经远去。
    我大气都不敢出,就这么10个人围成一圈僵持了2分钟的样子,一切归于了平静,门悠悠的被风吹上了。
    看见一个人快步走了过去,灯亮了,还真有点刺眼。
    还是10个人,还是满屋子风,但是桌子上粉碎的碟子,和每个人脸上惊恐未定的脸提示着我们刚刚发生的不平凡的一切。
    风雨渐歇。
[/color]


由^^ i dunno !!于周二 九月 09, 2008 11:04 am进行了最后一次编辑,总共编辑了2次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junior

avatar

男
帖子数 : 807
年龄 : 23
地点 : kuala lumpur
注册日期 : 08-08-26

帖子主题: 回复: ~~校园鬼故事 (三)~~   周六 九月 06, 2008 10:55 pm

你懂10月18日和11月1日是什么日子吗??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Yeast



男
帖子数 : 420
年龄 : 24
地点 : ***K Kepong
注册日期 : 08-08-30

帖子主题: 回复: ~~校园鬼故事 (三)~~   周六 九月 06, 2008 11:30 pm

什么日子?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lim

avatar

女
帖子数 : 623
年龄 : 24
地点 : 地球的某个角落.....
职业/爱好 : sleep.....
注册日期 : 08-08-23

帖子主题: 回复: ~~校园鬼故事 (三)~~   周日 九月 07, 2008 12:19 am

***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junior

avatar

男
帖子数 : 807
年龄 : 23
地点 : kuala lumpur
注册日期 : 08-08-26

帖子主题: 回复: ~~校园鬼故事 (三)~~   周日 九月 07, 2008 3:48 pm

那就是我和你都不懂的一个日子啦!!!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 i dunno !!

avatar

男
帖子数 : 560
年龄 : 24
地点 : kepong
职业/爱好 : 不懂。。。!
注册日期 : 08-08-19

帖子主题: 回复: ~~校园鬼故事 (三)~~   周四 十月 09, 2008 10:23 am

炸到!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校园鬼故事 (三)~~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黑暗世界* ~甲洞国中~ :: ☆★休闲站☆★ :: ☆★恐怖鬼话☆★-
转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