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世界* ~甲洞国中~


 
首页首页  欢迎光临欢迎光临  日历日历  相册相册  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  搜索搜索  会员会员  群组群组  注册注册  登录登录  

分享 | 
 

 ~~校園鬼故事 (五)~~

向下 
作者留言
^^ i dunno !!

avatar

男
帖子数 : 560
年龄 : 24
地点 : kepong
职业/爱好 : 不懂。。。!
注册日期 : 08-08-19

帖子主题: ~~校園鬼故事 (五)~~   周三 九月 03, 2008 9:35 pm

再次见到白卓的时候是在3号文科楼里,9点差不多是下自习的时间了。我和小飞,宏翼,志强进3101教室的时候,看见老大,明,白卓,主席,还有许丽都已经来了。是王威通知我们的,此刻他也在我们身边。
  
    进去的时候,许丽看了我一眼,目光分不清是幽怨,还是担心。我已经好久没有见到她了。她怎么也来了?
  
    大家都已经坐好,王威把前门和后门都关上了。教室即可显得空荡荡了起来。
  
    白卓站到了走道里,面向着我们说话,还是那件黑毛衣,他脸色苍白,不知道是不是灯光的原因。
  
    “发生了这么多事情,每个人心里都很难过,也很害怕,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如何解决它,我们不能够坐以待毙。”白卓坚定的说道,语气里有莫大的决心。
  
    “是呀,我们不能让风就这么死了,他死得不明不白,我们要想办法为他报仇。”老大咬牙切齿,在空中挥舞着拳头,象是敌人就在眼前。
  
    那天晚上的事情我已经告诉了大家,又是那双皮鞋,它出现的时候死亡也就跟着来临。
  
    如果说恐惧压得我们透不过气,那么伴随着恐惧的死亡却将我们牢牢的黏在了一起。
  
    “恩,老大说的有理,我们逃不脱,那么就奋力一博吧!”宏翼说到,沉默的他肯定是因为风的死而受了刺激,他一向不是个坚定的人,说这话的时候却分外的用力,脸也因此而涨得通红。
  
    明没有说话。
  
    白卓接着说:“今天我们来就是为了想办法的,我把我这几天查到的资料,还有我这几天思考到的结果告诉大家,大家一起分析分析。”
  
    他走近我们几步,“第一,我们所招来的灵魂跟17栋肯定有莫大的联系,要不然他不会半夜出来活动,而不是在别处,他也许会跟着我们到别处,但是主要还是在17栋里。”
  
    他说得很有道理,虽然有一次图书馆事件,但是除那一次外,再也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在17栋以外发生了。
  
    “第二,他为什么每次走到你们寝室门口,就没有进去,除了风的那一次以外,而他一进去就杀害了一个人,虽然我不是很明白为什么会这样,但是也有一点,也很明显,那就是他不光和17栋有关系,也和你们206有关系。”
  
    “他也许以前住在206.”一个声音平静的说道,是明,但是无疑于投下了重磅炸弹,大家被他这个猜想吓到了,纷纷回过头看着他。
  
    如果是这样,也就不能解释为什么脚步声总是停在我们寝室门口,而也总是我们寝室有事,虽然是我们玩碟仙,但是他既然可以到处走动,那么也可以去其他寝室的呀。而其他寝室除了刚开始几天听见了脚步声,现在安然无恙,几乎没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发生。
  
    但是这样的结果乍一听,还是很难让人接受的。
  
    不过由不得你不接受。白卓接着说:“你们还记得第二次玩碟仙吧,他写了一个死字,我就在想,难道他和206有莫大的仇恨,果然风就遇难了。我想他还会有进一步的计划的。”
  
    此话一出,心都一震。看看周围,都是瞪大了眼。
  
    是呀,如果不是我们好奇,他也许永远不会出现,但是把他招来,他唤起了他的仇恨,于是就开始杀人了。
  
    他的下个目标是谁?
  
    小飞一直没有说话,自顾自的玩着粉笔,我真的很担心他。
  
    “第三,”白卓,接着说,“那就是管理员的死,为什么他会杀害管理员呢,这是我最不明白的地方。”
  
    “很简单,管理员同样是他的仇恨对象之一。”明说,又是简单而平静的一句话。白卓续尔点点头,很赞同的样子。
  
    “我们该怎么办?”老大激动起来。“我们不能坐着等死呀!”
  
    “别急,首先我们应该了解他,这就是为什么我把许丽找来的原因,因为需要她为我们到学校找一些以前的学生记录,她是干部好说话。”大家又把目光转向许丽,她的脸因为激动而通红,愈发美丽了。
  
    “对,既然他和206有关系,那么说他也应该是这所学校的学生才对。”主席说到。他已经不是干部了,他的发言估计也是为了不让自己尴尬吧。
  “恩,虽然这都是猜测,但是我们必须要赌一把了。”宏翼说。
  
    “那好,主席和许丽你们两在这几天务必要找到学校以前的死亡或者退学的记录。”许丽点点头,她一直没有说话,大概被这个故事吓到了吧。
  
    “剩下的几个人,我们再完一个有趣的游戏!”白卓诡异的一笑。
  
    “什么?”志强问。
  
    “碟仙呀!”明接口道。
  
    “啊,还玩?”
  
    “这次,我们是为了招风的鬼魂了,在他家里。”
  
    会议结束的时候,我送许丽回寝室,一路上大家都沉默着。
  
    “你实在不用和我们一起冒险!”我走到了她的前面,挡住了她,她仰起脸,月光照到她姣好的面容上,眉目如画,她的眼睛里隐隐的泪光闪动。分不清她的眼光,只是朦胧一片。
  
    她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牵着我的手,默默的拉着我走在前面。
  
    冷冷的月亮。
  
    一晚上梦里都是她依稀的泪光。
  
    越往后功课越来越吃紧,最近接二连三的发生事情,加上晚上睡眠不好,我有一科的论文已经发回来重写,他们也都有或这或那的科目亮起了红灯。不过幸运的是,老师很体谅我们,并没有过多的苛责,反而安慰我们起来。
  
    因为风的死,学校对我们17栋格外的重视起来。我知道学校的压力也很大,如果再死一个人的话,校长恐怕就要辞职了。而我们楼每天上午,中午,下午各有一个老师来巡查,晚上管理员也每天走动好几次。
  
    从风死的那一天,大概有10多天吧,一切风平浪静。
  
    不过暗底下我们一天也没有放松过,因为死亡随时会向我们发动攻击,而这一击将会是致命的。它像潜伏在灌木从中的怪兽,有它的鼻息,有它懔懔的目光。
  
    我们要加紧防范才行。
  
    上完了《外国文学史》,许丽从前排走过来,说:“我没有办法拿到记录,教务处的老师说什么也不让看,这怎么办?”
  
    她一脸的焦急,我安慰她说道:“会有办法的。”
  
    晚上一行人又聚到了一起。
  
    主席也是同样的遭遇。
  
    老大问:“这怎么办?”
  
    白卓说:“我也不知道我的感觉对不对,昨天和今天我总是有不好的预感,所以我昨天一晚上没有睡,幸好没有什么发生。”
  
    仔细一看,他的眼睛已经布满了血丝,面容憔悴,“所以我们一定要快!”
  
    他的话无形之中给了我们很大的压力,稍稍休息的神经忽的又紧张了起来。恰巧风带上了门,突如其来的一声,吓得王威叫了起来。
  
    “偷吧!”明说,平静的像是去拿。
  
    没有人有异议。
  
    当晚就决定了由我和明,白卓三个人去偷。
  
    白卓的预感果然很对,我们经历了恐怖的一夜,现在回想起来还是让人胆颤心惊,像蟒蛇吐着信子冰凉的爬过你的身体。
  
    不过有一点他没有预料到,出事情的不是别人,正是他自己。
  
    教务处在行政楼三楼,不是很高这样倒是降低了不少的难度。
  
    行政楼每天6点下班,然后由看门的师傅检查一遍后关门。所以我们只要先潜伏进去,然后等机会下手,再从行政楼后面的窗户里翻出来,沿着水管爬下就行。
  
    这是我们商量好的行动方案,最难的地方恐怕是从窗户里翻出来,因为行政楼是倚山而立,它的后面满是树林,而且也是个人迹罕至的地方,天一黑就会找不到路的。原来这里倒是情侣们的胜地,只是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就很少有人去了。要顺利的从它里面出来,还真要很强的方向感才行。
  
    为了克服这个困难,我和明已经先进去探路,我们在几个大树上都系上了红的尼龙绳,它可以引导我们出来。
  
    至于怎么开门,白卓说他有办法,不用我们操心。
  
    5点半的时候,我们三就进去了,名义是找老师有点事情。
  
    我们躲在了二楼的卫生间里,挤进了一个单间。因为三楼人多,所以我们选择了二楼的卫生间。在接近6点的时候,听见许多的脚步声从中间的楼梯上走下,还有老师们的说笑声。
  
    在6点过5分的时候,整个楼就开始安静了下来。
  偶有脚步声匆匆离去。
  
    此刻唯有耐心等待了。听见脚步声从一楼上来,走到了我们这一边,稍微停顿了一下,又折了回去,去了另外一边,然后去了三楼。
  
    这是看门师傅巡查的声音,因为行政楼共有五楼,所以他花了一点时间才下来。
  
    等到他锁上外面的玻璃门离去的时候,大概6点半了吧。
  
    我们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整个行政楼处在了暮色之中,晚风开始轻轻的吹,墙壁上,空气中弥漫着深蓝的颜色,有些许的能见度。长长的走廊延伸开去,带着冰冷的视觉。
  
    白卓轻声说:“走。”
  
    我们蹑手蹑脚的上楼梯,虽然已经知道这里没人,但可能是做贼心虚吧。
  
    到了教务处的门口,这里对我们来说并不陌生,白卓半蹲了下来,从宽大的裤袋里掏出小刀片,原来他还有这一手。他将刀片插进了钥匙空里,左右试探着。
  
    我紧张得四出张望,像是被人盯哨一样。一种异样但熟悉的感觉慢慢爬上心头,我开始紧张得不能自持,似乎并不是因为我们在偷东西。我牢牢的抓着明的手,开始发抖。
  
    明安慰我:“不要担心!”
  
    然后门开了,在3分钟还不到的时间里一切很顺利,我看见白卓微微一笑,很自信的面容。
  
    进去后,反手关上了门。奇怪,被人盯哨的感觉突然消失,心脏像是不受我控制般的从激烈到平静,等我意识到时,他们俩已经到里面的小屋子里去翻资料了。
  
    夜色加深,已经看不清楚东西了。
  
    他们俩各拿一只手电筒,在柜子里翻找“学生登记的档案”。
  
    这是教务处里面的一间小屋,存放着都是一些学生或者老师的资料,满满的三个柜子各站一边,查找起来还真不容易。
  
    我也掏出手电筒,开始找了。厚厚的一叠叠档案袋扬起了灰尘真让人吃不消。
  
    “找到了。”是明兴奋的声音。
  
    我们马上凑了过去,是两本学生登记档案。
  
    3只手电筒照到了上面,上面密密麻麻的写满了东西,姓名,性别,出生年月……最后一拦是备注。
  
    “我们按照寝室来找吧,找曾经住过17栋206的。”白卓说。
  
    手电筒的聚焦一行行的往下扫。
  
    97年以前是没有17栋的,我们只需要找97年和97年之后就行。
  
    97年有6个人住过206,他们的备注里都写明毕业,98年有7个人住过206,他们中一个结业,6个毕业。
  
    当手电筒照到99年的时候,我们三个人不禁面面相觑。因为我们翻了这么久,还没有看见过备注里什么也没有的人,当99年7个人都没有备注的时候着时让我们吃了一惊。
  
    没有备注就意味着他们不是正常结业。
  
    那他们又是什么回事呢?
  
    明说:“快把它抄下来。”
  
    话音没落,门口居然响起了脚步声,“咚,咚,咚”他在敲门。
  
    只见明二话没说就麻利的将这一页撕了下来,塞进口袋。“快藏起来!”
  
    我躲到了两个柜子的夹角中,明和白卓一个钻进了外面屋子的桌子底下,一个藏到了窗户布帘的后面。
  
    “咚,咚,咚”外面还在敲,不急不徐。
  
    我紧张得连大气都不敢出。
  
    “吱扭扭!”门轴转动的声音。他没有开灯,尽管开关就在门的旁边。他没有走动,一切仿佛静止下来。
  
    那种被人盯哨的感觉又上来了,一瞬间这感觉是如此的强烈,在这浓浓的黑暗之中,有一双冰冷的冒着寒光的眼睛从某处逼视着我,像蛇如影随形。
  
    我突然想起来了,在风死的那天晚上,躲在柜子的……是同样的感觉,夜风从敞开的门外倾泻了进来,阴冷从脚到手,穿过衣服袭中了心。
  
    我看到了一团黑影,在小屋的门口走了过去,看不清楚身形,黑暗将他团团包围住,阴冷的气息再次弥漫开来。我只听得见心脏剧烈的跳动。
  
    没一会,呼吸稍稍平息,身体松弛了下来,我感觉到他已经消失。黑暗中没有了那双眼睛,此刻我才发现我全身已经汗湿。
  
    “明!”我轻声呼唤着。稍微挪动一下僵硬的身体。
  
    没有人应答,他没有听见吗?
  
    我壮着胆子,从夹角里走了出来,“白卓!”
  
    风仰起窗帘,哪里那里还有人的影子?
  
    我快步走了过去,拉开窗帘,什么也没有?
  
    心里又开始悸动起来。
  
    “明!”我走到桌子前,一边呼唤一边伸手去探。
  
    空空如也。
  
    我站起身,处在了一片黑暗中,这里突然变得像深幽的原始树林,我看不见出路,身边危机四伏。
  
    门吱扭地关上,将我一个人留在了中间。


由^^ i dunno !!于周二 九月 09, 2008 11:02 am进行了最后一次编辑,总共编辑了1次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junior

avatar

男
帖子数 : 807
年龄 : 23
地点 : kuala lumpur
注册日期 : 08-08-26

帖子主题: 回复: ~~校園鬼故事 (五)~~   周日 九月 07, 2008 7:04 pm

好黑啊!!!
看不到啊!!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 i dunno !!

avatar

男
帖子数 : 560
年龄 : 24
地点 : kepong
职业/爱好 : 不懂。。。!
注册日期 : 08-08-19

帖子主题: 回复: ~~校園鬼故事 (五)~~   周二 九月 09, 2008 11:03 am

夠了啦!!已經在改這了!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校園鬼故事 (五)~~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黑暗世界* ~甲洞国中~ :: ☆★休闲站☆★ :: ☆★恐怖鬼话☆★-
转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