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世界* ~甲洞国中~


 
首页首页  欢迎光临欢迎光临  日历日历  相册相册  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  搜索搜索  会员会员  群组群组  注册注册  登录登录  

分享 | 
 

 **校園鬼故事 (十八)**

向下 
作者留言
^^ i dunno !!

avatar

男
帖子数 : 560
年龄 : 24
地点 : kepong
职业/爱好 : 不懂。。。!
注册日期 : 08-08-19

帖子主题: **校園鬼故事 (十八)**   周三 九月 03, 2008 9:54 pm

声音从前面传来,一声弱似一声。打火机上端已经烧得火热,大拇指火辣辣的疼。
  
    但是顾不了这么多了,我和志强跌跌撞撞的往前赶。
  
    手扶着墙壁,在经过一个洞口的时候,声音听起来分外的明显,但是更明显的是阴冷的气息扑面而来,像沙将你团团裹住。
  
    不知道宏翼会在哪里?洞里漆黑一片。
  
    我正准备向里迈步的时候,前面一束灯光照了过来。听到喘息声,“清树!”
  
    是明。
  
    看不见他的表情,但是他的到来让我的心稍稍得到了安静。
  
    灯光照到了里面。在与洞口正对着的地方有一个乌黑发亮的东西,似木制的物品。我们向前走了进去,寒冷立刻像老鼠一样从裤管里爬了上来。我打了一个哆嗦。
  
    它横呈在我们面前,灯光从中间向两边照了开去。
  
    我猛吸了一口气,我突然的意识到了它是个什么东西。
  
    是一口棺材。
  
    声音似乎就从里面传来,只是现在它微弱得像是呻吟,还有轻微的抓挠声。“宏翼!”明拍拍棺材的盖子,我和志强贴着耳朵倾听。
  
    但是除了沉闷的回响以外,声音显得气若游丝。
  
    “打开它!”明说。
  
    我在找哪边有缝隙。
  
    嘻嘻的笑声突的响起,就在这个漆黑的洞里。
  
    我们立刻停止了动作,侧耳倾听。明打开了手电筒照向四周。
  
    一边有一些像是木头一样的东西,白森森的,但是远没有木头规则,一段一段的散放在地上。一边有一张床,从上倾泻下来的白沙将它罩住,只不过到现在这白沙看起来和黑暗没有什么分别了。
  
    我们的目光被一个背对着我们的女人吸引了过去。已经是个木偶,长发到肩,穿着不知道什么颜色的裙子,做出梳头的姿势。
  
    灯光照过去的时候,引起了一片光亮,显然那里有一面镜子。
  
    笑声高高低低,那种故意制造出来的笑声像是盘旋在头顶的蝙蝠让人不寒而栗。
  
    宏翼的声音渐渐听不到了,但是木质的抓挠声还在,笑声却分外的大起来。
  
    我们都站立不动。
  
    “宏翼!”志强猛的拍了一下棺材,“有种的你跟我出来!”低吼声久久的震荡,志强在棺材边走动了起来。
  
    “宏翼你要坚持住呀!”志强带着哭腔,我知道他对宏翼的担心已远远的超过了恐惧。
  
    他抱着必死的决心。
  
    我和明警惕的监视着周围的变动。
  
    “吱”灯闪了几下,居然亮了,昏黄的灯光笼罩着这个洞。那口棺材赫然在目。
  
    我看见有个木板悬在左边,上面写着“盘丝洞”。
  
    “宏翼!”志强都快要哭了。
  
    明朝着那个木偶走去,笑声分外的邪恶。
  
    我站在那里,我看见明靠近了木偶,制作很粗糙的木偶,几乎没有任何的五官。她和我们差不多高,明正超过她的身体,像她正面看过去。
  
    我骇然的发现了镜子里映着一张脸。
  
    “明,小心呀!”
  
    我从来没有见过明有如此目露凶光的眼神,他那两条眉像急弛的箭,蓄着火力和杀机。
  
    随着我的喊声,眼前寒光一闪。木偶的头落地。
  
    笑声愕然而止,像是被人掐在了喉咙里。明背对着镜子,仿佛凝固般矗在那里。
  
    我和志强被他刹那的动作惊呆了,有一种不确定的气氛游离在几个人之间,我突然想起了在风房间里明举着刀时可怕的眼神,我被这样的想法震慑住了,几秒种没了思维。
  
    我念起法华经,可明的一个动作打消了我的顾虑,我悄悄送了一口气。
  
    明跑到棺材前,急切的呼唤道:“宏翼!”他的目光又变得清澈而镇定,不复当时的杀机。
  
    “宏翼!如果你在里面,就拍这里两下!”我拍了拍棺材的一侧,然后和志强在那个贴着耳朵倾听。
  
    果然不一会儿,那里响起两下轻微的声响。他真的在里面,他还活着。
  
    我看到志强泪光闪动。
  
    喜悦裹着我的心,不过马上被阴冷覆盖,因为我的余光告诉我刚刚落了头的木偶她转了一个身。
  
    明挡到了我们的前面。
   她并没有生命,她穿着近乎如绿色的裙子,她没有头,但是她却转了一个身。她被一种力量所操作。
  
    这样的力量我曾经无数次的经历,它无数次的让我头皮发麻。
  
    后面的志强拉拉我的手,他的手异乎寻常的冰冷。寒气从他手传到了我的手臂。
  
    明和前面的木偶对峙着。
  
    我回头,正准备小声的问志强怎么了,可是我看到的不是志强,他倒在了一边。
  
    我看到是那个满头黑发的头,她没有五官的脸悬浮在我的面前。
  
    我后倒了几步,撞到了明的背。棺材里发出轻微的声响,而后马上寂静了下来。
  
    想起宏翼可能会死在棺材里,我的心一横。
  
    一股热血涌了上来,脑袋里像是万马奔腾。我用力的向前挥了一拳,没有碰到什么实体。
  
    眼前一黑。灯灭了。
  
    我和明背靠背站着,棺材里没有任何的声响了,难道宏翼放弃了努力?心里一阵绞痛。
  
    不顾一切的,我和明摇起了棺材,口里呼唤着宏翼的名字。
  
    “咯吱!”木板发出了声音。
  
    明打开了手电筒,在光圈里看见棺材的盖子裂开了一道缝。难道?
  
    心里忍不住惊喜。
  
    缝隙刚好可以容进我的手,我们俩伸手进去,用力的将盖子往外推。求出宏翼的念头几乎可以抵制任何的恐怖。
  
    一,二,开口越来越大。
  
    黑暗的空洞露了出来。
  
    我们将手点筒向里照去,我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那是一具尸体,正在腐烂的尸体,细菌和蛆的力量已经腐蚀了脸上一大半的肉,红冻冻的肉在灯光下跳跃了起来。臭气扑鼻。
  
    但是更可怕的是,他穿着宏翼的衣服,那是一件兰色的毛衣。
  
    眼睛似乎受不了这样的刺激,我闭上眼。希望一睁开,都是幻觉。
  
    我睁开了眼,可是他还在。
  
    他豁然的坐了起来。他向我们扭动了脖子。
  
    我和明吓倒了地上。
  
    大口喘着气。
  
    我从来没有见过明有如此目露凶光的眼神,他那两条眉像急弛的箭,蓄着火力和杀机。
  
    随着我的喊声,眼前寒光一闪。木偶的头落地。
  
    笑声愕然而止,像是被人掐在了喉咙里。明背对着镜子,仿佛凝固般矗在那里。
  
    我和志强被他刹那的动作惊呆了,有一种不确定的气氛游离在几个人之间,我突然想起了在风房间里明举着刀时可怕的眼神,我被这样的想法震慑住了,几秒种没了思维。
  
    我念起法华经,可明的一个动作打消了我的顾虑,我悄悄送了一口气。
  
    明跑到棺材前,急切的呼唤道:“宏翼!”他的目光又变得清澈而镇定,不复当时的杀机。
  
    “宏翼!如果你在里面,就拍这里两下!”我拍了拍棺材的一侧,然后和志强在那个贴着耳朵倾听。
  
    果然不一会儿,那里响起两下轻微的声响。他真的在里面,他还活着。
  
    我看到志强泪光闪动。
  
    喜悦裹着我的心,不过马上被阴冷覆盖,因为我的余光告诉我刚刚落了头的木偶她转了一个身。
  
    明挡到了我们的前面。
  
    她并没有生命,她穿着近乎如绿色的裙子,她没有头,但是她却转了一个身。她被一种力量所操作。
  
    这样的力量我曾经无数次的经历,它无数次的让我头皮发麻。
  
    后面的志强拉拉我的手,他的手异乎寻常的冰冷。寒气从他手传到了我的手臂。
  
    明和前面的木偶对峙着。
  
    我回头,正准备小声的问志强怎么了,可是我看到的不是志强,他倒在了一边。
  
    我看到是那个满头黑发的头,她没有五官的脸悬浮在我的面前。
  
    我后倒了几步,撞到了明的背。棺材里发出轻微的声响,而后马上寂静了下来。
  
    想起宏翼可能会死在棺材里,我的心一横。
  
    一股热血涌了上来,脑袋里像是万马奔腾。我用力的向前挥了一拳,没有碰到什么实体。
  
    眼前一黑。灯灭了。
  
    我和明背靠背站着,棺材里没有任何的声响了,难道宏翼放弃了努力?心里一阵绞痛。
  
    不顾一切的,我和明摇起了棺材,口里呼唤着宏翼的名字。
  “咯吱!”木板发出了声音。
  
    明打开了手电筒,在光圈里看见棺材的盖子裂开了一道缝。难道?
  
    心里忍不住惊喜。
  
    缝隙刚好可以容进我的手,我们俩伸手进去,用力的将盖子往外推。求出宏翼的念头几乎可以抵制任何的恐怖。
  
    一,二,开口越来越大。
  
    黑暗的空洞露了出来。
  
    我们将手点筒向里照去,我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那是一具尸体,正在腐烂的尸体,细菌和蛆的力量已经腐蚀了脸上一大半的肉,红冻冻的肉在灯光下跳跃了起来。臭气扑鼻。
  
    但是更可怕的是,他穿着宏翼的衣服,那是一件兰色的毛衣。
  
    眼睛似乎受不了这样的刺激,我闭上眼。希望一睁开,都是幻觉。
  
    我睁开了眼,可是他还在。
  
    他豁然的坐了起来。他向我们扭动了脖子。
  
    我和明吓倒了地上。
  
    大口喘着气。
  
    手电筒被明丢到了地上,可见这一吓也不轻。
  
    他并没有什么动静了。瞬间一切像是又恢复了平静,没有了笑声,没有了木偶,有的只是黑暗而已。
  
    明摸起了手电筒,向棺材照去。
  
    心兀自碰碰的跳。
  
    灯光小心翼翼。
  
    棺材不见有挪动的痕迹,也不见竖起的那个人。
  
    我看向明,他爬了起来。
  
    我们小心的向棺材走去。
  
    原来一切只是幻觉而已。盖子还是森然的盖着。
  
    突然间,光圈里出现了刚刚那个没有头的木偶,在我们还没有任何反应之前,她出现在棺材前,手一伸,棺材裂开了一道口。
  
    她举起刀向里面捅去。
  
    这一切不过2秒的时间。
  
    我看见寒光悬在了头顶,它差分秒就要插下去。
  
    “不要啊!”一阵撕心裂肺,我用手挡了过去。
  
    在这个当口,耳边是木头发出的闷响。棺材朝着木偶那边倒了过去。轰,它落地放出巨大的声响。
  
    我模糊的看见一个人从里面滚了出来。
  
    我几乎不记得为什么刀子插下来,我只是觉得一股寒冷,但是手依然完好。
  
    以后若干年回忆起来,当时的细节像被放大了许多倍一样清晰,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记忆会有自动的修复功能。只是有一点我可以肯定,是他猛然的抽回了手,才没有伤到我。
  
    但是当时一颗心全被宏翼占据,还会顾到这些吗?
  
    棺材压到了木偶,那滚在一旁的确是宏翼,还有其他的一些什么东西。
  
    他还有轻微的呼吸。
  
    我扶起他,明扶起志强。他还拿了棺材里的一个什么东西。
  
    跌跌撞撞的远离这里。花了20分钟,我们走了出去。
  
    没有任何的障碍。从黑暗里走了出去。
  
    白天的古堡呈现出一派迷人的景象。黑暗的地道也许只是它做的一个噩梦。
  
    然后我们报了警。
  
    因为那口棺材里还有一具尸体,确切的说是一副白骨,他随着棺材的倾倒洒了一地。
  
    我扶起宏翼的瞬间,我的眼睛里还印着一样东西。
  
    是那双皮鞋,在我的梦里三次出现的皮鞋,连同它的每一个皱纹我都铭刻心里。
  
    马上影视城被封锁了起来。
  
    警车晃来晃去,无比逼真的提示你这里发生了一起凶案。
  
    三天后,那副白骨被证实是夏元,他的头受钝物敲击而死。
  
    报纸上有上演了一场好戏。
  
    宏翼和志强都没有大碍,我和明再次见到了他的奶奶,老人家看见他的孙子的白骨,晕了过去。
  
    他得到了安息,在郊外的一片木场里安息。
  
    冬日里,寒鸦低低飞起,枝叶零落的树木在无声的呼吸。
  
    他终究是个可怜的人。
  
    他被他的同学灌尿,被骂为死猪,在冬日里提水给他们洗澡,只是为了求得他们的一个笑容。他晚上去出上厕所,就会被关在门外,苦苦哀求,寝室里满是笑声。他有苦,还不能诉说,要不然是更严酷的对待。
  
    终于他露了杀机。
  
    明从棺材里拿出的是一个厚厚的日记本,虽然只有一半,却也看得人触目惊心。
  
    他在日记本的最后写到“我要杀了他们,他们对我没有任何一点的感情,除了……”
  
    除了什么呢?不得而知。
  
    我并不开心,在我看见皮鞋的时候,心里竟是异样的平静。
  
    我知道一切都要没有结束,笼罩在心里的阴影浮现了出来。寒鸦飞起。耳边是老奶奶嘀咕的声音。她在和她的孙儿交谈呢!


由^^ i dunno !!于周一 九月 08, 2008 7:15 pm进行了最后一次编辑,总共编辑了4次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Yeast



男
帖子数 : 420
年龄 : 24
地点 : ***K Kepong
注册日期 : 08-08-30

帖子主题: 回复: **校園鬼故事 (十八)**   周三 九月 03, 2008 9:56 pm

你未免太夸张了吧!十秒一个鬼故事……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 i dunno !!

avatar

男
帖子数 : 560
年龄 : 24
地点 : kepong
职业/爱好 : 不懂。。。!
注册日期 : 08-08-19

帖子主题: 回复: **校園鬼故事 (十八)**   周三 九月 03, 2008 10:03 pm

沒有變!!我要做鬼故事的版主!!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junior

avatar

男
帖子数 : 807
年龄 : 23
地点 : kuala lumpur
注册日期 : 08-08-26

帖子主题: 回复: **校園鬼故事 (十八)**   周日 九月 07, 2008 7:17 pm

这些字是人看的吗??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JeffreyTan
超级版主
超级版主
avatar

男
帖子数 : 533
年龄 : 24
地点 : Aman Puri
职业/爱好 : 所有运动,上网 and 听音乐
注册日期 : 08-08-16

帖子主题: 回复: **校園鬼故事 (十八)**   周一 九月 08, 2008 1:37 am

junior 写道::
这些字是人看的吗??


是!

你看不到证明你不是人~

_________________
人之初~性本善~你老母~是笨蛋~

!@#$%^&**()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 i dunno !!

avatar

男
帖子数 : 560
年龄 : 24
地点 : kepong
职业/爱好 : 不懂。。。!
注册日期 : 08-08-19

帖子主题: 回复: **校園鬼故事 (十八)**   周一 九月 08, 2008 9:38 pm

建維我支持你!! lol!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2KURNIA ` 烂死仔
管理员
管理员
avatar

男
帖子数 : 730
年龄 : 24
地点 : Taman Daya
职业/爱好 : 运动,听歌,等等~
注册日期 : 08-08-16

帖子主题: 回复: **校園鬼故事 (十八)**   周一 九月 08, 2008 9:53 pm

看不完的?!?!?!?!

_________________
多情自古空与恨,此恨绵绵无绝期
返回页首 向下
查阅用户资料
 
**校園鬼故事 (十八)**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黑暗世界* ~甲洞国中~ :: ☆★休闲站☆★ :: ☆★恐怖鬼话☆★-
转跳到: